投资者被偏远地区吸引

长期以来,我们国家对房价和投资物业的痴迷,是由我们两个最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的市场状况决定的。这两座城市是房地产长期繁荣背后的动力。

但是,双头垄断的局面正受到挑战。澳大利亚房地产投资专业人士(Property Investment Professionals of Australia)2020年度投资者信心调查发现,投资者正在转向偏远地区,既作为投资也作为居住的地方,部分原因是疫情对造成的改变。

这项全国性调查于 8 月在网上进行,反映了约 1,100 名房产投资者的观点,调查显示,投资者对未来仍充满信心,67% 的人认为现在是投资住宅房产的好时机,不过这一比例较 2019 年的 82% 有所下降。

“尽管毫无疑问,2020 年对全球所有人来说都是记忆中最艰难的一年,但面对我们都在经历的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房产投资者仍然保持了韧性,”PIPA 主席彼得·库里佐斯 (Peter Koulizos) 说。”房地产市场继续表现出韧性,全国大部分地区的价格都保持稳定。”

调查显示,77% 的投资者表示,对潜在房价下跌的担忧不会让他们搁置投资计划,44% 的投资者希望在未来 6 至 12 个月内购买房产。

不过投资者想购买房产的地点,可能是对偏远地区有利的改变。调查显示,超过 40% 的投资者打算在与他们居住的州或领地不同的地方购买房产。这些地区将从新居民的涌入中获益,投资者表示他们希望移民到新州偏远地区(21%)、昆士兰偏远地区(18%)、布里斯班(16%)和维州偏远地区(14%)。

“我们可以确定全澳有 12 个偏远地区目前正在蓬勃发展”,Propertyology 研究主管西蒙·普莱斯利表示(Simon Pressley)。

昆州的投资前景最好,受到 36% 投资者的青睐,其次是维州(27%)和新州(21%)。

调查显示,移居各地区的主要原因是改善生活方式 (78%)、在家办公 (46%) 和住房负担能力 (40%)。各大城市市场的吸引力从去年的 73% 下降到今年的 61%。

库里佐斯表示,近年来,随着投资者在战略上变得更加精明,州际投资越来越受欢迎。

“投资者认识到与房地产投资专业人士合作的价值,专业人士可以帮助他们在全国范围内获得最佳机会。”他说。

本·普洛尔(Ben Plohl)是 PIPA 的成员,也是总部位于悉尼的 BFP Property Buyers 的首席买方中介。他为在全澳各地购买房产的购房者和投资者提供建议。

他说,即使在疫情之前,人们对偏远地区房产市场的兴趣就在增长。

“从房产的角度来看,悉尼和墨尔本一直占据着媒体的头条。即使在疫情之前,从自住房的角度来看,偏远地区的增长势头也很强劲,人们想要逃离城市。”普洛尔说。

“但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我也一直看好区域市场。我认为自疫情以来,这种情况更加普遍。”

“显然,我们在偏远地区买房时对的地点非常挑剔,但其中确有一些精品。”

普洛尔说,维州和新州的偏远地区绝对是他的客户特别关注的地区。他强调了 Bendigo, Mildura, Albury-Wodonga, Orange 和 Central Coast。

更好的经济承受能力和生活方式、更高的收益率是地区城市的主要吸引力,还有就业机会、人口增长和强劲的经济。

普洛尔说,还有供需原则。”我所关注的区域都是内陆地区,或者是可开发土地很少的地方,这些地方确实很有吸引力,也推动了需求的增长。”

在家办公也在偏远地区趋势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人们对自己说:’我不需要再去办公室通勤了,还有需要住在悉尼的中心吗?’我有客户想去 Central Coast,一个更便宜的选择,有生活设施、海滩和新鲜空气。”

普洛尔举了一个例子:在一个客户购买了 Central Coast 的房产后,将其挂牌出租,12 小时内就有 12 个客户在还没看房的情况下表示想租。

“我研究房地产周期和经济学多年,我们正在经历的和联邦预算中宣布的只是房地产市场即将进入重大上升趋势的又一个有利因素”普洛尔说。

总部位于昆州的买方中介和房产分析师、Propertyology 研究主管
西蒙·普莱斯利(Simon Pressley)表示,澳大利亚 20 年来首次经历了真正的全国性房产热潮。

为什么投资者会在疫情期间考虑偏远地区呢?普莱斯利指出了 12 个蓬勃发展的区域。Orange, Launceston, Burnie, Coffs Harbour, Noosa(”澳大利亚目前最火爆的市场”), Mildura, Bendigo, Karratha, Moranbah, Emerald, Whyalla 和 Mount Gambier。

“自 2001 年至 2003 年霍华德/科斯特洛时代以来,我们从未出现过如此广泛的繁荣。我们现在的价格增长速度是两位数。”他说。

普莱斯利认为,即使没有疫情,地区房地产的繁荣也会发生。

“人们希望在家办公,离开大城市是一个额外的驱动力。”

普莱斯利说,虽然疫情给房地产市场 “按下了暂停键”,但考虑到利率处于历史低位,以及 “85% 的人口 “没有受到疫情的不利影响,影响微乎其微。

“我们的确看到那些希望离开悉尼前往我们这边的人数量增加了 。”
西蒙·克斯顿(Simon Kersten),Colliers International Wollongong 的总经理。

他说,房地产市场暴跌的 “末日 “并没有发生,因为房地产是一种必需品,其稀缺性给价格带来了上涨的压力。

克斯顿的公司专注于项目开发和公寓,他说,希望搬迁到 Illawarra 的自住者和首次置业者需求强劲。

“我们已经看到那些希望离开悉尼并前往我们这边的人增加了。”克斯顿说。

“看来涌入南海岸的趋势更加强劲了。”

由于疫情,许多人不需要通勤,这加速了人们在 Wollongong 购买房产的兴趣,他说。

“Wollongong CBD的人口在过去五年里翻了一番,而且有足够的公寓来支持这个趋势继续下去。”

克斯顿说,对疫情期间生活在大城市的恐惧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人口统计学家伯纳德·萨尔特 (Bernard Salt) 为受这种恐惧驱使的人群创造了一个新的名字,称他们为 VESPAS,即 Virus Escapees Seeking Provincial Australia。

萨尔特说,这不再只是退休人员的问题,年轻人也是如此。他们被这些地区的安全保障、住价、能接入 NBN ,甚至是让干涸的乡村重现生机的雨水。

为了利用这一趋势,克斯顿表示,企业需要提供灵活的工作安排,比如为偏远地区员工提供办公空间。

Wollongong 市议会目前正在游说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部门搬迁到 Wollongong。

From AustralianBroker

Disclaimer: Please read

View

These articles provide you with factual information only, and are not intended to imply any recommendation about any financial product(s) or constitute tax advice. If you require financial or tax advice you should consult a licensed financial or tax adviser. The information in these articles is believed to be reliable at the time of distribution, but EFS does not warrant its completeness or accuracy. Neither EFS nor its related bodies, nor their directors, employees or agents accept any responsibility for loss or liability which may arise from accessing or reliance on any of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ese articles. For information about whether a loan may be suitable for you, call EFS on 02 8041 6746.